拍下鏡頭裡的一首詩 - 余靜萍

2

女性攝影師鏡頭下的細膩,出現詩一般的意境,看著照片彷彿讀著一首生活美學的詩。

姓名: 余靜萍
城市:台北
國家:台灣

Q1:妳成為 Lomographer 多久了?又是如何開始接觸 Lomography 的呢?
Ans:
從 Lomography 剛開始,還沒有出版任何書、成立任何專門店的時候就已經開始玩了,第一台 Lomography 相機是 塑膠四格機 ,一開始被 Lomography 的小人 logo 給吸引在日本買的,至少已經超過十年以上。

Q2:和我們分享妳最常用的 Lomography 相機吧!什麼樣的時機妳會用它來拍照?還有,為什麼妳會選擇它呢?
Ans:
最常用的是 120 度的 Horizon ,其實只要出新款的相機都會想買來試試,車上也一定會擺一台!想趕拍一些東西、不能失去一個畫面的時候會特別想用 Lomography 相機拍照,因為它提供了想像不到的感覺,以及一種不安全的東西。

其實拍照是很理性的,光圈、焦距都要計算, Lomography 相機卻告訴你,打破相機的規則吧!光斑、甚至很多情感不是被計算出來的,光有精神、沒有靈魂也沒有用, Lomography 相機就是叫你不要想,但同時又要你想。簡單來說,在拍照時比較隨興、不需有太大的壓力 ”Don’t think t ,just shoot” 是下得很好的一句註解,也讓我想起攝影師李屏賓引述侯孝賢說的話: 拍照要有感覺
Lomography 相機代表一種新時代來臨,拍照時要有自已的看法最重要。

Credits: honey_pupu_photographer

Q3:不僅在國內,甚至是在全球各地,女性專業攝影師都是屈指可數,所以妳也堪稱為攝影圈的台灣之光!可以和我們聊聊在這個圈子裡,讓妳欣賞或崇拜的其他女性攝影師嗎?為什麼?
Ans:
Sarah moon 是一個很有情感的攝影師,提供很多想像力,她的照片看起來很憂鬱,但不是那種畫面上有人在流淚的那種,不是看到什麼拍什麼,卻總是傳達出一種憂鬱的氛圍,所以她真的很厲害!通常感人的畫面有一種道德觀,像是有一個攝影師拍了兀鷹吃嬰兒的畫面,這個作品被世人給予高度評價,但後來他自殺了。他陷入自責當中,覺得自已如果當初干涉這場殺戮嬰兒就不會死,然而 Sarah moon 就有一種能力,她打破了顯影這種事情的使命感,讓相片的道德觀沒那麼重,從一隻鳥的眼神裡也看得到悲傷的情緒。

Q4:在攝影這條路上,影響妳最深的人是誰?他(她)又帶給妳什麼樣的激勵或啓發呢?
Ans:
就是 Sarah moon,當然還有很多人,像是 Helmut NewtonRichard Avedon ,這些年陸續有很多導演、攝影師往生,如果 Sarah moon 也過世了,那就像世界末日了。

Q5:和我們談談從妳掌鏡拍攝第一部電影至今最艱困的一段經歷,還有妳最後是如何克服的呢?
Ans:
《明明》。當初拍攝時,導演希望武術融入舞蹈,這讓我覺得很興奮,這是很大膽的嘗試,然而站在武術指導的立場,會希望拍出來的畫面拳拳到肉,這必須與武術指導不停的協調。自已身為攝影師,要讓所有人都知道自已需要什麼畫面,與團隊溝通變成很重要的一環,我想就是不斷地與合作的夥伴取得一個平衡點吧。我在《 消失打看 》中以手持攝影掌鏡,拍出許多迷離、不確定的畫面,這樣的東西出來的成果也是讓人期待的。

Credits: honey_pupu_photographer

Q6:當妳拍電影時和拿 Lomography 相機拍照時,都需要用到底片;而這些元素也都算是 Analogue 的一部份。對於 Lomography 的精神口號 — “The Future is Analogue !”,妳有什麼看法?
Ans:
底片讓拍照這件事本身變得有意義,像是用底片拍照你會一直去期待沖洗出來的成果,這不是數位時代的作品論,反而是一種心境上面的轉換,人屬於感性的動物,還是會迷戀好好拍一張照片然後等待的感覺,或者說很多事情過程比結果來得重要,數位是立即享受到快樂,類比是有更多時間去思考。底片與數位會並存,我自已經歷過這兩個時代,因此更覺得不會因為數位普及底片就變得稀少,其實底片一直以來也沒退流行過。

Q7:分享妳最難忘、最意外,還有最慘痛的拍照經驗吧!
Ans:
曾經有一捲消失的底片讓我很心痛。電影拍攝期間,我也會擔任劇照師的工作,利用時間捕捉演員的畫面,其中有一組照片我嘗試了以前沒拍過的方式,花很多時間心力去拍的,有一天當我要把底片拿去沖洗時,這捲底片消失了,怎麼找都找不到,沒有原因跟理由,也不知何時弄丟的,真是一種遺憾。無法跟別人說,沒有人能明白,也無法分享,沒人看得到,這些美好記憶只在心底,很像不曾存在,但確實存在過,心裡像缺了一塊,還因為太捨不得搞得睡不著、吃不下,最後還去看了醫生。

Q8:用三部電影來表達妳對 Lomogrpahy 的感受吧!還有為什麼妳會選擇它們呢?
Ans:
用三個導演來形容對 Lomography 的感受好嗎?! 會想到 王家衛 ,因為他也一直在實驗,像是 Lomography 不是很準確的存在一個體制下,與其說是一部電影或說是一張照片,不如說是一種”型式”。另外還有 陳宏一高達 ,他們都讓我覺得作品可以跳脫一種既定的框架,打破邏輯的規則,但又建立一種新的秩序,如同 LOMO 的照片,只要有感覺,即使犯錯也是一張好照片。

Credits: honey_pupu_photographer

Q9:如果可以穿越時空(無論是否仍在世),妳最為想哪些名人拍攝?為什麼?
Ans:
張國榮碧娜鮑許 ,有時候我眼睛閉起來時,會想像到碧娜鮑許站在爛泥巴裡,一直亂踩亂跳,看著自已笑一下,我拍下那個瞬間,那就是最美的畫面。拍照時最快樂的事是-我跟這樣的人呼吸同樣的空氣,感覺到那個人跟自已心跳的節奏是一樣的,拍到有默契、水乳交融的時刻還會讓我很想衝過去抱著被拍的人,那個時刻他的笑是對你、眼神是對你,快門是心的節奏。

Q10:和我們聊聊妳最近的生活和接下來的計畫吧!
Ans:
電影像長篇小說,讓我很迷戀,最近在做關於衣服跟影像的 project ,還有當代藝術館那邊也有多媒體視覺的案子。

Q11:對於新手Lomographers,妳想對他們說些什麼?
Ans:
LOMO 精神,不要想太多,就是拍,不要怕犯錯,只有在犯錯的過程中才會找到空間。還有,不要刻意去比較數位還是類比,電影某個部份用 film 、某個部份用 digital ,看什麼時候用哪種器材輔助能出現最好的效果,如果硬要去比較那就落伍了,每樣東西都有幫助,看你怎麼把他當成武器。回到 Lomography 相機,他不提供僵硬的答案,很多時候沒有答案反而更好,過程反而更重要,像是《 消失打看 》,看了電影會產生疑惑,但這種疑惑就像是一個過程,答案大家可以自已去解釋。

更多關於 余靜萍 - Fisher 的作品

written by shanti929 on 2011-04-21 #people #lomo #lomography #lomoamigo # #honeypupu

Kickstarter

Bringing an iconic aesthetic to square format instant photography, the Diana Instant Square fills frames with strong, saturated colors and rich, moody vignetting. Built to let your inspiration run wild, our latest innovation features a Multiple Exposure Mode, a Bulb Mode for long exposures, a hot shoe adapter and so much more! It’s even compatible with all of the lenses created for the Diana F+ so that you can shake up your perspective anytime, anywhere. No two shots will ever be the same. Back us on Kickstarter now!

2 Comments

  1. lomogreenpin
    lomogreenpin ·

    好喜歡她!!!!!!!!!!!!!

  2. dingdong161
    dingdong161 ·

    我也喜歡~~

More Interesting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