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意志和放縱(Free Will and Let Loose)

1

恆古以來,哲學家不斷爭論著甚麼是自由而我們是否擁有它。以下是不同論點的概覽, 請繼續閱讀,希望藉此能啟發你的思考吧!

Credits: scootiepye

在開始之前,以下是一點小提示: 在這篇文章中將會出現一些哲學專用語,所以在文末我們附加了一個特殊用語彙表, 此外還會附有其他文章的連結,讓你可為文中提及的概念找到更詳細的資料。

決定論(Determinism)-問題的根本

圍繞著自由意志(Free Will)而衍生的爭議主要是源於一個概念,就是世界上每一件事情的發生皆是由之前的事件所導致的(也就是決定論,Determinism)。例如我在夜遊時決定為友人拍攝一張照片,那個決定是由於我看到朋友微笑, 我選擇了帶同我的 相機 夜遊, 和我想把友人看來快樂的一刻捕捉下來的慾望。所以,我拍照的決定是一連串因果、選擇和行動的一部份, 而這一連串因果關係可追溯至夜遊前、我擁有相機之前、我認識該友人前、在我出生以前, 甚至是盤古初開的時候。

閱讀來自Stanford Encyclopedia的 這一章 去了解更多有關決定論(Determinism)

“Houston,我們有個問題”

不過,很多哲學家認為決定論(Determinism)會導致一個問題。他們質疑,當我們對過往發生的一切都未必可以全權負上責任的時候,我又如何可為我替朋友拍照的決定負責呢? 我並不能為我出生 “以前” 的事負責,我又如何可為我出生 “以後” 發生的事負責?當我們把選擇和決定介定為 “自由” 時,大部份人均會偏向相信我們該為它負上最終的責任-但假若我們的決定只是一連串因果關係的一部份,如果我們要為 “現在” 幫朋友拍照的決定負責,我就必須是一開初便去始動整個因果連鎖反應的人-但明顯地,那是不可能的。

這個悲觀的說法就叫作Hard Determinism-請閱讀 這一篇 去了解更多。

Credits: lomovan

“解答”方案 - 決定論(Determinism)是錯的。

其中一個考量這個問題的方案(最直接的)就是否定決定論(Determinism),認定這個世界上並不是每一件事也是由前事所引致的。量子物理學(Quantum Physics)向我們展示了某些事是隨機發生的,並沒有任何原因。因此,有些哲學家爭論說我們的決定和選擇並不是由任何東西導致的,又或者是由一個沒有前因的因由而起的,所以,那理應是自由的-這個立場被稱為自由意志論(Libertarianism)。
但這個說法並沒有讓我們跨越太多-如果我為朋友拍照的決定並不是由“任何東西”引起,我又如何為其負責?一些完全隨機發生的事,看來就跟“自由”選擇是完全相反的。這樣說來,否決決定論(Determinism)並不是個好的解說方式-我們希望我們的決定和選擇是由“某些東西”引致的,這樣才可以說得上是“自由”的。

但或許,我在此是有點不公平的-你可閱讀 這一篇文章 去了解更多有關自由意志論(Libertarianism)。

Credits: lovelyrabbit

“解答”方案二-誰會在意終極的責任(Ultimate Responsibility)?

另一個解答問題的方案就是接納決定論(Determinism),但否決我們需要對決定負上終極責任的概念,好讓決擇變得“自由”。此說法名為兼容論(Compatibilism),因為其信眾相信決定論(Determinism)和自由意志(Free Will)是可兼容的。

所以,兼容論者(Compatibilist)認同我們的選擇和決定是先前一些決擇的結果,並更進一步認為這一連串的因果連鎖關係可追溯至一切開始的時間。但他們辯稱我們無需關注是否能為決定和選擇負上終極責任;誰會理會你不是這個連鎖關係的發起者?我們需要關心的是當我們談論自由意志(Free Will)和自由(Freedom)的時候,我們的行動是自願、自發的。所以,我為朋友拍照的決定是自由的,這是由於我個人的本質而浮現的決定。並沒有誰拿著手槍指向我的頭顱,要脅我拍照-我是發自內心地想要拍照的。

Credits: stouf

兼容論(Compatibilism)似乎是個比Hard Determinism更強而有力的解說,但它也有其問題。最大的迴響就是:就如兼容論者(Compatibilist)在開始爭議時強調“有誰會在意終極責任(Ultimate Responsibility)”,Hard Determinist也一樣可以-“誰在意兼容論者(Compatibilist)的自由?”-為何兼容論者(Compatibilists)提及的受控程度可被介定為“足夠”?雖則我可以作出決定和選擇,但那不一定代表它們都是自由和我們可為其負責任的。兼容論者(Compatibilist)程度的自由意志(Free Will)有時就像毫無感染力的半自由狀態,是一個不能擁有真實的逃避藉口。

同樣地,這也或許是個有點不公平的說法-請閱讀 這篇文章 以了解更多有關兼容論(Compatibilism)。

Credits: susielomovitz

h3.“解答”三-盡情解放(Let Loose)。

第三個選擇就是盡情解放整個問題,取Hard Determinism跟Compatibilism各自的長處,互補對方的不足。簡單來說,與其把Hard Determinism和Compatibilism看作是對Determinism客觀的“對”與“錯”,我們可以一個比較感性的角度去看待這個回應。

在這個學說中,Hard Determinism和Compatibilism分別就像是悲觀跟樂觀的人。Hard Determinism是悲觀主義者-他看到Determinism並大嚷“噢,我的天,生命就是如此可怕。我根本就沒有可能對為我的朋友拍照這個行動負上最終的責任。”另一方面,Compatibilist是樂觀的-當他看到Determinism,他會冷靜地說“生命是美好的,誰會在意我不能為拍攝這張照片負上終極的責任?我在乎的,就是這個決定和選擇是我自己的意願”。所以,有人把Determinism看成一杯半滿的水,另一些人則應定它是半空的。

當你接受了這個“盡情解放”的說法,除了你自找麻煩,Determinism理應不會成為你的問題。如果你想掌握生命中一切事情,那麼,Determinism就會令人難以入眠。但是,你若可跟Compatibilist一樣,對你能力上可操控的行動有更實際的概念,你仍可繼續快樂地生活。所以,當我們把Hard Determinism和Compatibilism理解為對Determinism主觀而不是客觀的回應,或許我們便可放下那心頭大石。但當然(就跟哲學中所有其他的東西一樣。)這個說法也可以引起激烈的爭辯-你的想法又是怎麼樣的?請把你的想法在以下的留言中發表。

Credits: boredbone

詞彙表

  • 決定論(Determinism) – 主要觀點為世上所有事均是由一些先前所發生的事所引致的
  • Hard Determinism – 主要觀點為決定論(Determinism)跟自由意志(Free Will)是不兼容的
  • 自由意志論(Libertarianism) – 主要觀點為決定論(Determinism)是錯的,我們可自由決定
  • 兼容論(Compatibilism) – 主要觀點為決定論(Determinism)和自由意志(Free Will)是兼容的

想得知更多有關 Analogue Future?請到我們的 Microsite Shoot Your Prophecy 比賽 和下載 Future is Analogue 海報。- Analogue -posters

written by tomas_bates on 2011-04-08 #lifestyle #free #analogue #future #philosophy #will #let #loose
translated by gateau

One Comment

  1. cwyeung
    cwyeung ·

    幸好有讀過些少哲學~

    暫時在否定自由意志的論證中,
    阿理斯多德的宿命論(Fatalism )最站得住腳,
    雖然所用的前題較古怪,
    但未有人能夠有力地推翻。

    但是人有否自由意志的問題,
    至今在哲學上仍然爭論不休。

    我只感到我們的思想、行為上的自由,
    似乎並不等同自由意志............

More Interesting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