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代廣告演員 - 曾珮瑜

新生代的女演員曾珮瑜 – Peggy ,拍過許多廣告與 MV ,最近也參與了近期即將上映的《消失打看》拍攝,來看看她在拍片時,還有拍攝 MV 時的一些心情分享,以及 Lomography 所帶給她的攝影想法。

姓名:曾珮瑜 Peggy Tseng
城市:台北 Taipei
國家:台灣 Taiwan

Q1:妳成為 Lomographer 多久了?又是如何開始接觸 Lomography 的呢?
Ans:其實沒有很久,因為我開始當模特兒的時候,適逢數位機與底片機世代交替的階段,所以在我的認知裡,會覺得用數位相機拍照是件很理所當然的事,後來慢慢發現周遭一些朋友有人在玩底片機,自己開始接觸攝影之後才發現,數位相機雖然方便,但是底片機能捕捉到的魅力真的是數位機無法比擬的,單就照片故事性以及「感覺」來說,還是底片機的表現能力較強。
在拍攝《 消失打看 》的時候,因劇情需要,攝影師用她自己收藏的老底片機幫我拍了好多照片,後來看到照片中的自己都覺得美的很不可思議!當然跟攝影師的技術也有關係啦,但我覺得真的太震撼了,於是就開始慢慢玩起 Lomo。

Q2:和我們分享妳最喜歡的一台 Lomography 相機吧!妳最常用它來拍攝的題材是什麼?還有,為什麼你會選擇它呢?
Ans:我最近愛上 Sprocket Rocket ,因為它無敵廣角加上齒孔的設計,很容易拍出一張張連自己都驚嘆的照片。我喜歡隨性的捕捉一切「自然」的現象,應該說其實我拍攝的題材就是我平常會接觸的人事物,我只是透過鏡頭去紀錄,呈現我看東西的視野以及角度。但我不得不承認我很喜歡拍電線桿(包括電塔和電線)以及枯枝(笑),因為這兩種東西所呈現出的不規則幾何圖形很微妙,孤獨又蕭瑟,可能有受到《 消失打看 》的影響吧!在片中因為劇情需要,我一直在拍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所以下次你們若是碰到我對著一株枯樹猛拍,請不要來打擾喔!哈哈!

Credits: honeypupu_vicky

Q3:身為一位 Lomographer ,妳認為 Lomography 帶給妳最大的啟發是什麼?
Ans:我覺得我的觀察力變得更敏銳了,對於一些小細節有種「無法放過」的情結,因為這些都有可能成為一張張很棒的照片。

Q4:從拍廣告、MV,一直到進入電影圈,妳陸陸續續詮釋過許多不同的角色。對妳而言。其中最具挑戰性的是哪一次?為什麼?再者,這些豐富的經歷,是否影響或改變了妳看待攝影這件事的觀點?
Ans:其實每一次的新工作對我來說都是一個挑戰,像是在《消失打看》裡,我飾演一個深夜時段的廣播節目主持人,導演希望我以低沉富有磁性的聲音演出,我本來的聲線音頻比較高,所以開拍前花了很多時間上呼吸課,希望藉由呼吸法改變發音的位置進而改變我的聲音,甚至連說話的方式、咬字都要調整,讓角色更有說服力。

以前拍慣了廣告、MV、平面雜誌,對於自己在鏡頭上看起來美不美很在意,但是經過戲劇的洗鍊之後,發現,其實美不美並不是重點,要看起來美反而很容易,但是身為演員,要讓觀眾看見的是我的真情流露,讓我的表演充滿凝聚力,讓觀眾的呼吸都被我的一舉手一投足所牽動。所以要如何演活一個角色、要如何用我自己的方式來詮釋,這些都是我一直在學習的課題。至於主持人 Vicky 的嗓音特訓結果如何,就要請大家進戲院評鑑了!

回歸到攝影,我相信攝影機只是一個媒介,透過鏡頭最終要傳遞的還是情感、意念、慾望……這些熱騰騰的人性,即使一個多麼刻意設計的鏡頭,都有隱藏在背後的故事要說,所以,信任導演和攝影師,讓他們做他們的工作,也讓我放手恣意的演出。

Q5:妳曾經和許多演藝圈前輩們合作過,和我們分享幾段讓妳印象深刻的合作對象和歷程吧!還有,他們影響妳最深的部份是什麼?
Ans:我很榮幸拍攝到歌神 張學友- 好久不見亞洲天王任賢齊 - 她要我,她不愛我 的MV,跟他們一起工作,讓我見識到真正大牌的風範,敬業又沒有架子。和張學友在工作現場剛碰面的時候,因為實在太緊張連正眼都不敢看他,他很大方的跟我握手,中午吃飯的時候還邀我跟他同桌,而且有一場他要揹我走一段路的戲,當時他剛腰傷還沒痊癒,導演一下令他二話不說就把我揹起來,重複了幾次都不見他變臉,而且一邊拍MV還能聽到他現場清唱,真的是太棒的福利了!

跟任賢齊拍MV那次,我們拍了整整24小時,拍到後來大家都快升天了,小齊哥為了振奮大家的精神,在現場不停的分享了許多他拍戲時遭遇的妙事,尤其是他的保鏢,讓大家一直笑個不停,忘了我們其實都快累死了,在等打燈的空檔,他還跟我分享了他剛進演藝圈的時候,當時的演藝之路是多麼的不順遂,但他卻說的甘之如飴,我想他會擁有今天的地位,不是沒有道理的。

接下來我要說的是大寶哥戴立忍,我跟他在電影《 停車 》裡有很多對手戲,眾所皆知他很會演戲,但是一直到我跟他對到戲的時候,我才真的感受到什麼叫做很會演戲,因為他,讓我很輕易的就進入劇情和整個情境,他也沒有以前輩之姿告訴我我該如何如何演,而是讓我在最真實的情況下用最真實的感受去反應。有一場他飾演的馬伕阿寶要摸我下體的一場戲,在拍攝之前大寶哥來找我,他鉅細靡遺的跟我解釋他待會兒會怎麼怎麼演,我有哪裡覺得不舒服的就告訴他,而且他還要我多穿一條安全褲和多墊一點衛生棉保護自己,他說他會盡量不摸到,但就怕一個不小心。結果,他真的照他之前說的那樣演,而且他真的只是演的很像有摸到,他其實根本就沒有摸到,從那一刻開始我決定要當他的死忠粉絲!

能跟戲精金士傑金老師合作,也是我很大的榮幸,在電影《不倒翁》裡我和他飾演一對夫妻,貴為表演老師的金士傑,主動要求跟我對詞,他雖然已經是表演老師,但在我們對詞的過程中,他給了我很大的空間,我們重複試驗幾種不同的情緒,隨性的,反射性的,最後再討論出一種我們倆都覺得比較適合用在這場戲上的感覺,感謝他讓我學習到這樣的工作模式,而且在過程中我也免費的上了好幾堂表演課,我只能說我賺到了!

Q6:或許還要過很久很久(笑),但從演藝圈退休之後,妳最想做什麼?
Ans:我想開一家複合式的寵物旗艦館,裡頭有醫院、旅館、運動場和游泳池、親子寵物Spa、學校和商品部。有鑑於現代人孩子越生越少,飼養寵物的人口比例攀升,也許陪伴我們走完人生最後一段路的是我們的寵物,而不是孩子。我們提供的服務有幫助流浪動物免費結紮、義診、健身教練、爸媽幫寵物做Spa、行為訓練、親子瑜珈、親子按摩、客製商品……等,也許現在說的都是個理想,但如果有能力,我會儘量朝那個方向去做。

Q7:如果可以進入童話故事裡頭,拍攝其中的場景與人物,妳最想要體驗的是哪一個故事?為什麼?
Ans:當然是「睡美人」,因為拍戲的時候可以一直睡覺,真的是每個演員夢寐以求的事!哈!但我一直很想嘗試反串的角色,所以我也想扮演英雄救美的王子。

Q8:和我們談談讓妳最難忘、最爆笑以及最悲慘的一段拍照經驗吧!
Ans:我曾經跟雜誌去印度拍照,我想印度這個極端奇異國家很容易集合了最難忘、最爆笑、以及最悲慘的拍照經驗。基本上在印度一整個旅程都相當令人難忘,最難忘的大概就是編輯們為了拍照找來了一隻祭典用的大象,大象的身上還用顏料畫了許多圖案非常可愛,我就站在象鼻旁邊跟他一起合照,拍著拍著最爆笑的事情發生了,他尿尿了,而且以大象的高度和份量,濺的我愛馬仕的長裙差點濕了一半,正當大家哄堂大笑的同時,有人說:「快看!有人在河裡洗澎澎!」於是大家轉頭一看,位於我們拍攝場景旁邊的河裡確實有人在洗澡,但你一定會覺得在印度看到有人在河裡洗澡有什麼稀奇,請注意!他用的詞彙是「洗澎澎」,沒錯,我們看到一個全身上下包括頭髮佈滿泡泡的中年女子,光天化日之下正在河裡洗的忘我之餘,還用她深邃的雙眸緊盯著我們在岸邊的拍照現場,而且攝影師的電腦旁邊圍了不相干的至少30人等,爭相搶看我們剛才拍的照片,豈不妙哉!而最悲慘的就是我必須頂著45度的烈日拍攝冬裝,我全身上下都是保暖度極高的喀什米爾羊毛製品,毛衣、外套、毛褲、圍巾、手套樣樣齊全,一度我真的覺得我的背要燒起來了,而且飯店浴室的水小到讓我無法洗掉滿是髮膠的頭,只能勉強洗洗澡,於是我就頂著這個髮型度過了兩天,直到我們換了一家飯店。

Q9:Lomography 的黃金十誡中,哪一項最能讓引發妳的共鳴?為什麼?
Ans:機不離手吧!因為我們絕對無法預料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唯有這樣,才能及時捕捉!

Q10:和我們聊聊你最近的生活和接下來的計畫吧!
Ans:剛殺青一部電影,拍完有種元氣大傷的感覺(笑),目前休養中,最近把家裡重新好好的整理一遍,一邊整理一邊納悶著我的東西怎麼可以那麼多?接下來要投入新片《消失打看》和《與愛別離》的宣傳工作,希望這兩部片都有亮眼的好成績。再接下來,我也不知道了,回歸本質吧!認真的過每一天,用力的笑,大聲的哭,用心感受每一個細節與過程,機會來了就去用擁抱它!進入這行之後最深刻的體認就是「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這句話,我這個人的個性又比較隨性一點,所以我想,就讓命運帶著我走吧!

Q11:對於新手Lomographers,你想對他們說些什麼?
Ans:不要怕浪費底片,因為在 lomo 的世界裡,出錯也能拍出很有 feel 的照片。

Credits: honeypupu_vicky

written by shanti929 on 2011-03-27 #people #lomo #lomography #lomoamigos #lomoamigo #honeypupu #

More Interesting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