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7:Lomographers 時代來臨!

因著蘇聯於九十年代初的動盪, LOMO PLC 工廠在無可避免的全新環境下,面臨嚴峻的考驗。本來 LOMO PLC 健全的業務,遭到突如其來的萎縮。但這沒有令我們喜歡的 LOMO LC-A 消失於世,一群來自維也納的學生「發現」了這風行一時的相機,還把它帶回了維也納的學生宿舍。

Lomographers 與 Lomographic Society

按此觀看原文 | Click here to read the original

一切在奧地利維也納開始,在九十年代初,幾位室友──修讀藝術、法律、人文與經濟學的學生,踏進了剛剛獨立的捷克斯洛伐克。他們發現了 Lomo Kompakt ,一群 Lomographers 不管甚麼環境也不停地拍,拍下種種色彩繽紛的畫面。 1992 年, Lomographic Society 成立。 1995 年,他們與在俄羅斯 LOMO PLC 的朋友合作,在艱鉅的商討下,終於維持了 LOMO LC-A 的生產,直到 2005 年。隨著俄羅斯的生產線終結,他們便發展了 LOMO LC-A+ 的概念。

然後,相機的生產線轉移到中國。 Lomographic Society 現已成為全球的實驗與藝術 Analogue 攝影組織,宣揚、發行與開發一系列的 Lomographic 相機、配件、書籍與生活周邊產品。 Lomographic Society 內約有一百萬個 LomoHome , Lomographers 能在這裡分享數以萬計的 Lomograph 。 Lomography 網站積極舉辦各項國際的 Lomographic 社群比賽、協作、活動及展覽。 www.lomography.com

於九十年代初,蘇聯面臨史無前例的巨變,提出一連串改革的戈巴契夫(Gorbachev)在 1991 年下台,葉爾欽(Boris Yeltsin)取而代之成為總統。蘇聯解體成無數的獨立國家,龐大的蘇聯集團被迫向西方開放,放棄了社會主義,投向統治整個西方社會的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大部分的俄羅斯國民都在赤貧下生活, LOMO PLC 工廠在這個新時代中難以生存。

所以,自 1991 年, LOMO LC-A 的需求逐步下降,因為越來越少俄羅斯人能負擔一台相機。能負擔的,都會選擇日本的機種。整個相機生產線對 LOMO PLC 來說成了極沉重的包袱,毫無利潤可言。 1994 年,只有 30 名員工在生產 LOMO LC-A ,它停產後,整個相機與底片的部門亦劃上句號,它亦成了最後的機款。

就在這時候,正當 LOMO PLC 工廠面對重重未知的危機時,約 15000 名員工被迫離職,一群 Lomographers 的新面孔到莫斯科舉行展覽,展出他們的 Lomograph 。

這多姿多采的活動可追溯到 1991 年春天時,一群提洛爾血統的維也納學生正遊歷新成立的捷克斯洛弗克,在一間寄賣商店發現了 LOMO LC-A 。這台發出迷人的快門聲的小型黑色相機被帶到維也納的學生宿舍,不久後 Lomographic Society 便成立了。這裡概括地說後來發生的事情:喜歡拍照的年輕人瘋狂地拍,在街角的超級市場沖洗廉價的 7X10 照片,用紙箱存起,邀請許多朋友與訪客來他們的房子,介紹這個刺激的拍攝新方法。在 1992 年夏天,他們創立了 Lomography Manifesto (參照 P.54 ),還包括了 Lomography 黃金十誡 。還有,為了使奧地利鄰近的國家各大相機商店也能有充足供應,他們大膽地以背包走私剩餘的 LOMO LC-A 存貨,應付這部蘇聯瑰寶日益增加的需求。不久之後,維也納市議會為這群精力充沛的 Lomographer 提供了一間在維也納第七區 Breitegasse 的空房子,他們馬上便把它命名為「 LomoDepot 」,這也是他們第一次舉辦 Lomographic 展覽的地方。在 1992 年 11 月舉行的展覽中,在 Lomographic Society 裡共賣出了 700 台剛在莫斯科購入的 LOMO LC-A ,還有永久的會藉。同時, Lomographic 作品終極的展示法 — LomoWall 亦在此誕生。誕生的原因很簡單,因為細小的 LomoDepot 容納不了數量龐大的 Lomographs ,所以為了展示全部作品,每張照片也沖洗到一樣的大小,緊密的排在一起! Lomography 掀起的動力,使 Lomogrphers 數目急劇增加。(官方登記的名字是 “Fotoinitiative Lomographische Gesellschaft”)某夜, Lomographers 累透了,但仍振奮於展覽的成功之中,之後得了這樣的結論:「這世界需要巨型的全球 Lomography 展覽!我們應該從莫斯科開始,展出紐約的 10000 張 Lomograph ,然後便到紐約展出莫斯科的 10000 張 Lomograph ,最後便把這瘋狂的活動成果展覽在這又舊又美好的維也納 LomoDepot !」

袋子裡有什麼?莫斯科火車站上的兩位 Lomographers

坐言起行,這項極其瘋狂的 Lomographic 活動由奧地利政府資助,還有展覽協辦機構、熱心的 Lomographers 與奧地利國會議員 Monika Langthaler 的幫助。聯絡了在莫斯利與紐約的藝術家與朋友們(他們在所在的城市拍 Lomograph ,於另一城市展覽)、發出邀請函、拍了 1000 卷膠卷與 40000 張照片,還製作了大量的 LomoWall 。公關與宣傳活動由兩個城市的展覽場地協助 — 紐約的 Here Gallery 與莫斯科的 Fotocentre 。 1994 年 12 月 31 日,首次在奧地利以外舉行的展覽的第一部分在莫斯科開幕,展出紐約的 10000 張 Lomograph 。後來,展覽在紐約繼續,展出來自莫斯科的 10000 張照片,還邀得奧地利外交部長 Alois Mock 參與,多得一位 Lomographer 成功遊說 Mock 先生有關 Lomography 在全球的重要性,更贏得他為紐約的展覽作開幕演說。

關於莫斯科的朋友:為了籌備莫斯科的展覽,維也納的 Lomographers 需要來回俄羅斯。在 1994 年,當他們在莫斯科的街上偶然遇上了一群年青俄羅斯藝術家,馬上便著了迷, Nina Kerselli 、 Alexander Djikia (兩位也是插畫家)、 Andrej Turkin (詩人)與 Dimitrij Vrubel (畫家)與這群 Lomographers 相處非常愉快。維也納的工作人員瞭解了蓬勃的俄羅斯藝術場地,也愛上了他們工作與生活的方式。同樣地,俄羅斯的朋友們對 Lomography 也深感興趣,因為這是有別於一般「西方進口」的另類藝術。

當時俄羅斯人能得到自由(政治、社會與藝術各方面),氣氛特別開放與正面。 Lomographer 與俄羅斯朋友相處的幾星期很是狂野與刺激, Lomographers 對俄羅斯的熱誠無容置疑地散發開來了。就是這樣的熱誠使得這野心勃勃的旅程得以延續,也使得這來自維也納的組織說服了 LOMO PLC 他們計劃的成功!順帶一提, Herr Alexander Djikia 這位莫斯科的插畫家,亦是 Lomographic Society 的老朋友正是本書精采插圖的幕後功臣。

更多精彩的圖文篇章,完整收錄在 LOMO LC-A Big Book

LOMO LC-A Big Book

written by ungrumpy on 2011-03-14 #library #lomography #lomobooks #lomo-lc-a-big-book
translated by singleelderly

Kickstarter

Bringing an iconic aesthetic to square format instant photography, the Diana Instant Square fills frames with strong, saturated colors and rich, moody vignetting. Built to let your inspiration run wild, our latest innovation features a Multiple Exposure Mode, a Bulb Mode for long exposures, a hot shoe adapter and so much more! It’s even compatible with all of the lenses created for the Diana F+ so that you can shake up your perspective anytime, anywhere. No two shots will ever be the same. Back us on Kickstarter now!

More Interesting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