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摄影师 Topaz Leung 和他的 Sprocket Rocket !

Topaz Leung (www.lomography.cn/homes/topazy) ― 摄影师,热爱设计和snapshot;作品多见于香港各大杂志,题材包括旅行、时装及商业摄影。近年更参与不少本地电影、短片等剧照拍摄,将analogue 文化继续传扬。

名字:Topaz Leung
LomoHome: topazy
個人網站:www.topazleung.com
使用相機: Lomography Sprocket Rocket

1. 你成为 Lomographer 多久了?又是在什么情况下认识 Lomography 的呢?

我是从2001年开始成为 Lomographer 的。那年我正在读大学一年级,某日在香港又一城 Page One 买了一个银白色的 actionsampler ,展开了拍摄 lomo的旅程。刚好那时候举行了一个Lomography x GOD的摄影比赛,我就把某些 actionsampler 相片提交,幸运地入了围,获得了另一台 Lomography 相机 (忘了是哪一部了…)、一次在 GOD 联展的机会,更认识到当时在香港成立 lomo office 的 Arnault 和 Tian,就在那个暑假我当上了Intern,在士丹顿街的办工室上班。

上班的工作主要是: 订水、听电话、买A4纸、收courier 和影印等,但能够在中环SOHO 上班已感十分快乐。我还记得第一次出粮并非现金而是一台 Made in Russia 的 LC-A 相机,当年觉得这间公司都挺狡滑(笑),但现在回想,那架 LC-A 的价值远超于金钱,她是我最合拍的照相机,和我形影不离,也拍过很多到现在也非常满意的作品。

同时,在办工室里也常接触到 Lomography 的新产品,接触 Lomo 和 snapshot 的机会也更多。直至2003年毕业后,我便转职至当杂志设计,但依然热爱拍照。从不断拍摄、冲晒、上载到 LomoHome 的过程中,令我对摄影产生强烈兴趣,现在回想,那其实是我的摄影生涯一个很重要的部份。

2. 第一次使用 Sprocket Rocket 有什么感觉,可否用 5 個字形容它。

都好轻手吓。(上手很轻啊)

3. 在这里众多精彩的 Sprocket Rocket 照片当中,你最喜欢的是那张,为什么?

就是我替妙妙(我的猫)所拍的照片,因为那是他猫生中第一张的黑白照!

4. 如果你在这里的照片配上音乐,哪三首歌是必然之选呢 (Song / Artist)?

  • “Keren Ann – Au Coin du Monde”
  • “黃貫中 – 某日”
  • “黃耀明 – 光天化日”

5. 如何让你带上 Sprocket Rocket 、大量的胶卷和一张机票,你想到那里?为什么?
南美!因为那里色彩丰富,阳光又足,Panorama 亦适合拍摄广阔的风景。

6. 可和我们分享你最难忘、最意外、最惨痛的拍摄经验吗?

记得很多年前到冰岛作旅游采访,我带着 Holga 随行,但粗心大意的我把快门推到B掣,在回程时候才发现!当时很沮丧,心想这辈子还有机会去冰岛吗?当我把相片冲晒过后,却发现相片都很统一地增添了一份朦胧美,和冰岛的喷泉呀、温泉等天然景色很匹配。到目前为止,那些照片都依然是我最喜欢的作品之一。

7. 拍摄电影剧照从来好像是比较男性化的工作(我猜大概对体力和精神状态有要求),那你是如何开始这工作的?

电影剧照的确是一件很着重体力和精神的工作。去年初我和麦曦茵(Heiward Mak) 在<<号外>> 创作了<<寂寞有害>>图文连载,在麦的介绍下认识到彭浩翔导演,刚巧他正在筹拍电影 "志明与春娇",于是他便找我当上该戏的剧照。当中有不少黑白照也是用 Lomography 相机 来拍的,还制成了一本摄影集哩。

电影工作是一件很奇妙的事,过程很痛苦,每天长时间通宵拍摄,有时候更是夜拍日拍夜的「死亡」通告,完全没有休息时间。而且你还要在不穿机灯的情况下找出一个好位置来捕捉演员表情神态,加上拍摄场地往往热是最热、冻是最冻,而你手上又提着个千斤重的相机加灭声盒,还有傻瓜机、Rolleiflex、铡光表、菲林等在衣袋裤袋里头,所以体力透支很大,腰酸背痛常有。电影的圈子很少,工作也是靠人脉关系而来。

往后我拍过 “东风破” 及刚完成的 <<天马行凶>>,每一次拍的过程都很痛苦,但每次都食过番寻味!

8. 以我所知你也经常将analogue 摄影工具带到商业摄影中,人们对你手上毫不起眼的相机又有什么反应?

通常他们的反应都是「你好另类!」和「现在还有人用菲林?」,也有一些例子是客户特意找我去以analogue 的 snapshot 形式拍照。

好像今年初到新加坡为 Levis 拍摄 Levis Loop 东南亚广告硬照,他们就正正是因为看中我的 Lomographs 而找我,这令我十分兴奋!拍摄的行装也相当轻便,随行器材就只有 Lomo LC-A 、几个 colorsplash flash 和很多菲林!幸好客户都没有介意,并觉得 snapshot 是用菲林才对而不是用数码扮出来的。在商业摄影里头,很少会遇到能容忍出品有「不稳定」甚至「会拉野」等变数的客户存在,只有少量开明的才有这个胆量并游说直至令人相信。

9. 你最喜欢的摄影师是谁?可和我们分享为什么吗?

我喜欢 Ryan McGinley ,因为他的照片往往有一种年轻的狂妄和率性,好像能看穿被摄者的心,看得出摄影师需要在没有包伏的心态下才能拍出这些照片,我觉得那是 snap shot 的一个升华版。此外, Mark Borthwick 相片的爆光和漏光处理也是我所喜欢的,能大胆运用在商业层面上也很值得学习。本地的摄影师则有 Jimmy Ming ShumDustin Shum 和大名鼎鼎的针孔摄影师 Martin Cheung: //www.martincheung.com 啦!哈!

10. 你拍的Lomographs 都很漂亮,有什么心得好分享给Lomographers 们吗?

Don’t think just shoot 才是真理,当你重覆着这个动作到某个时刻,你必然会和它产生一定程度的感情和默契,而漂亮的照片,多少是因为有感觉存在。

written by edwinchau on 2011-01-01 #people #fashion #black-and-white #hong-kong #rocket #movie #asia #b-w #sprocket #hk #lomoamigo #film-still

Thanks, Danke, Gracias

Thanks

We couldn’t have done it without you — thanks to the 2000+ Kickstarter backers who helped support this analogue dream machine the Diana Instant Square is now a reality. Watch out world, this Mighty Memory Maker is coming your way! Did you miss out on the Kickstarter Campaign? Fear not, pre-sale is now on and we have a Diana Instant Square waiting just for you! Pre-order now to pick up your own delightful Diana Instant Square and free Light Painter just in time to snap away those Christmas Carols.

More Interesting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