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az Leung Shoots with Lomography Sprocket Rocket

Topaz Leung( www.lomography.tw/homes/topazy ) ― 攝影師,熱愛設計和 snapshot;作品多見於香港各大雜誌,題材包括旅行、時裝及商業攝影。近年更參與不少本地電影、短片等劇照拍攝,將 analogue 文化繼續傳揚。

名字:Topaz Leung
LomoHome: topazy
個人網站:www.topazleung.com
使用相機: Sprocket Rocket

1. 你成為 Lomographer 多久了?又是在什麼情況下認識 Lomography 的呢?

我是從 2001 年開始成為 Lomographer 的。那年我正在讀大學一年級,某日在又一城 Page One 買了一個白色的 ActionSampler ,展開了使用 Lomography 相機來拍照的旅程。剛好那時候舉行了一個 Lomography x G.O.D. 的攝影比賽,我就把某些用 ActionSampler 拍的相片提交參加比賽,幸運地入圍了,並因此獲得了另一台 Lomography 相機 (忘記是哪一部了……)。一次在 G.O.D. 聯展的機會,更認識到當時在香港成立 Lomography Office 的 Arnault 和 Tian,就在那個暑假,我當上了 Intern,在士丹頓街的辦工室上班。

上班的工作主要是: 訂水、聽電話、買 A4 紙、收 courier 和影印等,但能夠在中環 SOHO 上班已感十分快樂。我還記得第一次領薪水,收到的並非現金,而是一台 Made in Russia 的 LC-A+ 相機。當年覺得這間公司挺狡滑的(笑),但現在回想,那台 LC-A+ 的價值遠超於金錢,它是和我最有默契的相機,和我形影不離,也拍過很多到現在仍非常滿意的作品。

同時,在辦工室裡也常接觸到 Lomography 的新產品,snapshot 的機會也更多。直至 2003 年畢業後,我便轉職至當雜誌設計,但依然熱愛拍照。從不斷拍攝、沖洗、上傳到 LomoHome 的過程中,令我對攝影產生強烈興趣。現在回想,那其實是我的攝影生涯一個很重要的部份。

2. 第一次使用 Sprocket Rocket 有什麼感覺,可否用 5 個字形容它。

都好輕手吓。

3. 在眾多精彩的 Sprocket Rocket

我最喜歡的是我替妙妙(我的貓)所拍的照片,因為那是他貓生涯中的第一張黑白照!

4. 如果為你所拍的這些照片配上音樂,哪三首歌是必然之選呢(Song / Artist)?

Keren Ann - Au Coin du Monde
黃貫中 - 某日
黃耀明 - 光天化日

5. 如果讓你帶著 Sprocket Rocket 、大量的膠卷和一張機票,你想去哪裡?為什麼?
南美!因為那裡色彩豐富,陽光又足,Panorama 最適合拍攝廣闊的風景。

6. 可和我們分享你最難忘、最意外、最慘痛的拍攝經驗嗎?

記得很多年前到冰島作旅遊採訪,我帶著 Holga 隨行,但粗心大意的我設定成了 B 快門,而且我在回程時候才發現!當時很沮喪,心想這輩子還有機會去冰島嗎?當我把底片拿去沖洗之後,卻發現相片都很統一地增添了一份朦朧美,和冰島的噴泉、溫泉等天然景色很匹配。到目前為止,那些照片都依然是我最喜歡的作品之一。

7. 一直以來,拍攝電影劇照好像是比較男性化的工作(我猜大概對體力和精神狀態有要求),那你是如何開始這工作的?

電影劇照的確是一件很注重體力和精神的工作。去年初我和麥曦茵(Heiward Mak)在 <<號外>> 創作了 <<寂寞有害>> 圖文連載,在麥的介紹下,認識了彭浩翔導演,正好他正在籌拍電影 志明與春嬌 ,於是他便找我擔任該戲的劇照。當中有不少黑白照,都是用 Lomography 相機 所拍攝的,還製成了一本攝影集呢!

電影工作是一件很奇妙的事,過程很痛苦,每天長時間通宵拍攝,有時候更是夜拍日、日拍夜的「死亡」通告,完全沒有休息時間。而且你還要在不穿機燈的情況下,找出一個好位置來捕捉演員表情神態,加上拍攝場地往往不是最熱就是爆冷,而你手上又提著個千斤重的相機加滅聲盒,還有傻瓜相機、Rolleiflex、測光表、底片…… 等等在衣袋褲袋裡頭,所以體力透支很大,腰酸背痛常有。電影的圈子很少,工作也是靠人脈關係而來。

往後我拍過 東風破 及剛完成的 <<天馬行凶>> ,每一次拍的過程都很痛苦,但每次都讓我回味無窮!

8. 據我所知,你也經常將 analogue 攝影工具帶到商業攝影中,人們對你手上毫不起眼的相機又有什麼反應?

通常他們的反應都是 「你好另類!」和「現在還有人用底片?」。也有一些例子是客戶特意找我去以 analogue 的 snapshot 形式拍照。

好像今年初到新加坡為 Levis 拍攝 Levis Loop 東南亞廣告宣傳照,他們就是因為看中我的 Lomographs 而找上我,這令我十分興奮!拍攝的裝備也相當輕便,隨行器材就只有 Lomo LC-A+ 、幾個 Colorsplash flash 和很多的底片!幸好客戶完全不介意,而且也認為 snapshot 得用底片來拍才對味,而不是用數位後製出來的。在商業攝影裡頭,很少會遇到能容忍出品有「不穩定」甚至「會拉野」等變數的客戶存在,只有少量開明的,才有膽量游說直至令他們相信 。

9. 你最喜歡的攝影師是誰?可和我們分享為什麼嗎?

我喜歡 Ryan McGinley ,因為他的照片往往有一種年輕的狂妄和率性,好像能看穿被攝者的心,看得出攝影師需要在沒有包伏的心態下才能拍出這些照片,我覺得那是 snapshot 的昇華版。此外, Mark Borthwick 對於相片曝光及漏光的處理,也是我所喜歡的,能大膽運用在商業層面上也很值得學習。本地的攝影師則有 Jimmy Ming ShumDustin Shum 和大名鼎鼎的針孔攝影師 Martin Cheung 啦!哈!

10. 你拍的 Lomographs 都很漂亮,有什麼心得好分享給 Lomographers 們嗎?

Don’t think just shoot 才是真理,當你重覆著這個動作到某個時刻,你必然會和它產生一定程度的感情和默契。而漂亮的照片,多少是因為有感覺才會存在的。

written by edwinchau on 2010-12-29 #people #fashion #black-and-white #hong-kong #rocket #movie #asia #b-w #lomography #sprocket #hk #lomoamigo #film-still

More Interesting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