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Analogue Life: 愛上限制 (Learning to Love the Limits)

我摔傷了我的手臂。禮拜天早上,我在客廳跌倒。肇事者呢?在地板上一雙滑溜的襪子。傷沒有很嚴重,也幸好是我的左手而不是右手。不管有沒有摔斷骨頭,生活還是得繼續過,還是要工作,儘管有一些必要的改變。

按此觀看原文 | Click here to read the original

在一個禮拜和我綁著三角巾、固定的手相處之下,我思考著「限制」或許並沒有想像的那麼糟。事實上,限制和鬆散的結構常常可以成為催化劑,激發新的、創意的作品。它或許在一開始會給你殘酷的打擊,而且我知道這聽起來一點道理都沒有。但是限制──不管是自己造成的、還是環境使然──都可以讓我們保持警覺。限制強迫我們以另個方式思考,換一個觀點去看事情。

受傷的手代表我不能用兩隻手拿著相機,而且安裝底片進我的 Holga 時真是太令人洩氣了!我轉而使用我的超輕量玩具相機,像是 Vivitar Ultra Wide and Slim ,和 Vivitar IC101 panorama ,總是從舊儲藏箱裡拿出來,彷彿他們的壽命並不長。現實的情況讓我不得不重新思考工作上正在製作的一個系列,因為不能使用我信賴的 Holga CFN ,而是 Vivitar 全景相機。是的,是要拍攝人像,但是誰說我不能拍攝全景的人像?這個試驗的結果看起來非常棒,我可以很開心的說我比較喜歡這種方式──這是意想不到,而且獨創的。它帶我走出我習慣的舒適方式,而且我喜歡。

限制和挑戰把我們推向一個新的領域,一個我們可能未曾探索的地方。我聽過最糟的其中一句話是:儘管做你想做的!這實在太常發生,當有人說這句話時,通常他們都會拍出很相似的照片。這或許可以滿足婚禮或是廣告客戶,但通常無法真正地展示攝影者的想法。雖然一般邏輯使我們相信自由可以釋放各種的創意思考,但設置限制 (但不要太多!) 才能真的讓想像力飛馳。

你對自己施加(或是強加?)了什麼限制呢?和我分享你的照片和故事吧!

Pamela Klaffke 是前新聞和雜誌記者,現在是小說家和攝影師。她的專欄每周會在 Lomography Magazine 的 Analogue 生活刊登!

written by pamelaklaffke on 2010-10-27 #lifestyle #highway #fuji-sensia-100 #vivitar-ic101 #pamela-klaffe
translated by zoee

More Interesting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