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Analogue Life: Please Don’t Fix It In Post

如果我們沒有想過,或許它並不是確實的存在著。但我們知道那是真實的,所以我們還是把它公開,用成熟的態度和方法去面對和處理它,也跟其他人一起分享。我首先踏出第一步去承認,我偶爾也會利用電腦程式裁剪相片又或是清除掃瞄器上的塵埃。但我可以告訴你,令我最煩擾最不能忍受的東西就是「數碼化正沖負處理」,根本那就是一個引人注目但愚蠢得可以的修飾程序。但我也感謝 Adobe Creative Suite 軟件的存在,它令我的生活方便得多。

按此觀看原文 | Click here to read the original

它是令你愛恨交纏的東西。我愛用 Dreamweaver 編寫我的網頁,也愛用 InDesign 編輯我的版面。掃瞄器上的塵粒總是無法完全避免, Photoshop 中的「圖章」 (Clone Stamp) 功能正是清除這些麻煩塵埃的好幫手。後期製作在 Analogue 攝影中是個富爭議的範疇,每個人也是依據自己的個人操守作準則而運作著。

我們大多數也會選擇拍攝而不願坐在電腦屏幕前利用電腦去「製造」一個只要利用塑膠相機拍攝便可自然得到的效果。現時有模仿寶麗萊跟 Holga 效果的軟件,也有一些可用於精確數碼單鏡反光相機上的鏡頭,用以模擬玩具相機拍得的效果。還有那些過火了的 HDR (High-Dynamic Range,即高動態範圍)影像,很多時就是用得太濫太醜了,我根本就沒有興趣再討論下去。人們投下了不少時間和金錢企圖令數碼影像看來有如用膠卷拍攝一樣,但我就是不明白為何他們不直接去找一台平價的膠卷相機跟數卷膠卷拍攝。但令我同時大惑不解的就是為何一些 Analogue 攝影者會用數碼方式「改造」他們拍得的照片甚至是作出行同欺詐的行為。

但那是真實發生的。可能就是太容易了吧,這裡一小改,那裡一小變,漸漸地雪球越滾越大,對 Photoshop 的狂熱就變得不能控制不可收拾。我有時也會調整照片的顏色跟對比度,但我仍然覺得無論怎樣調整也比不上用 Analogue 拍攝的原貌,所以最終也沒有儲存那些變更。這讓我知道那是一個險峻的深淵,也明白要是一不小心便會如何輕易地被吸進去。

Analogue 跟數碼攝影世界的關係是不確定的,是脆弱的,有時更是明顯對立的。我們也會使用數碼相機又或是手機所附設的相機作輔助,去拍攝一些「我要即時拍得」的照片,這就是我們都會——或不會——如此使用底片或實體照片。所以,就讓它們各就其位,各謀其事吧,去令 Analogue 攝影的實在本質得以維持。

對於數碼後製,你的底線又在哪裡?請跟我分享你的照片和故事!

Pamela Klaffke曾任報章雜誌的記者,現職為小說家和攝影師。其專欄每週於Lomography雜誌的Analogue生活中刊登

written by pamelaklaffke on 2010-10-10 #lifestyle #parrot #holga-cfn #fuji-astia-100 #pamela-klaffke
translated by gateau

More Interesting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