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CHT shoots with the LC-A+

1

YACHT 代表了很多東西。它算是個樂隊,但它主要是跨流派和媒體的 life project,由西北部俄勒岡州波特蘭市 Jona Bechtolt 打造和領導…

我們為您帶來最後,但同樣重要的一個新朋友,來自俄勒岡州波特蘭 (Portland OR),無與倫比的 YACHT。

YACHT 代表了很多東西。它算是個樂隊,但它主要是跨越流派和媒體的生命工程,由西北部俄勒岡州波特蘭市 Jona Bechtolt 打造和領導。Bechtolt(和新成員 Claire L. Evans)作出如赞美诗的強力音樂果醬,把它倒後播放,並把它浸泡在近乎迷幻的櫻桃可樂裡。YACHT 的核心是表演:整潔,鼓舞人心的不完整的舞蹈動作,合拍地众人一起揮手,並配合不斷變化的因素 – PowerPoint 陳述,觀眾問答環節,以及原始宗教般的錄像環境。

看看 Jona 和 Claire 的絕密 LC-A+ 相簿,然後閱讀以下的訪問,了解他們的靈感,幻想和政治願望。

Enjoy!

真實姓名 Jona Bechtolt & Claire L. Evans
城市 波特蘭 Portland
國家 美國

以五個字形容 LC-A+。
Y:Pure,digital,未壓縮的,百萬像素,超廣角變焦鏡頭,X光視力,night vision。我知道,這不是真正的 “五個字”,但我們對這部相機和這個問題感覺真的很强烈。等等,我們談論的是什麼相機?等一下,我們應該這樣用嗎?我們無法弄清楚如何把它開動,所以我們賣給了一個總是在我們公寓的街上留連的孩子。我們給他什麼他都會買的。

你遇過的最奇怪,最有趣,或毫無疑問最棒的攝影/ Lomographic經驗。
Y:在試圖記錄我們的音樂錄影帶拍攝过程中,挣扎著保護相機免受油漆,閃片,羽毛和煙花的傷害。

如果你顯示在這裡的照片可以有三首歌作配樂,那會哪是三首(請列歌曲名稱和表演者)

  • Idol Fodder,這是他隔了很久後第一次公開的新作品
,以至於與他合作這首音樂的女性是他的舊 band 友的女兒。
  • White Fang,Marriage Records 的 “Pure Evil" 裡的 “Breakfast"。White Fang 是那些住在波特蘭外的郊區的瘋孩子,
完全吸收了波特蘭人的東西,然後把它完全 “回吐” 出來
。他們的現場演出完全失控:有一次我們的朋友 Steve 的牙齒被康加鼓打了出來
。
  • Marriage Records 出品,Little Wings 在 “Soft Pow’r” 裡的 “Scuby”。順便一提,基本上所有我們喜歡的的音樂,都是由我們認識的人造的。

你的音樂錄影帶中有幾個拍攝鏡頭-很精闢地諷刺模仿常被人遺忘的 Bill Fishman 的 “Tapeheads” 電影(1988)。“Let’s get into trouble, baby!” 是什麼促使你環繞這部電影來製作你的音樂錄影帶?

Y:當 Jona 還是個孩子時,他的父母在俄勒岡州的(Astoria, Oregon)沿海小城鎮 Astoria 開設了一間家庭式加油站和錄影帶出租店。出於某種原因,Tapeheads 是他們出租的少數 VHS 錄影帶,而那錄影帶的封面在他小孩子的腦袋裡留下了很大的印象。

今年早些時候,我們和一些朋友再租了這錄影帶,我們對那驚人的 Cube Squared 場面感到非常興奮,於是幾乎立即決定決要把它重新表現出來,成為我們自己的影片。我們希望它能夠盡可能的忠於原來的版本,連服裝亦然。這可能是唯一一次我們曾經練習那結果變成了像 “跳舞” 的東西。

如果你現在能在任何地方,做任何事情,那會在哪裡和你會做甚麼?
Y:可能類似我們現在正在做的事情:赤裸身體,吃酸奶,看 “Project Runway”。有趣的是,我們不是在說笑呢。

你在什麼地方拍攝你的 LomoAmigo 項目?
Y:我們在兩個月內一個緊張的世界巡迴演唱會期間把這些照片拍好。我也不記得清楚了:朋友 Cabel 的婚禮,音樂錄影帶的拍攝,Claire 在阿拉斯加表演時拍的一些鏡頭,在歐洲各地的地方。無論我們走到哪裡,口袋裡都帶著 LC-A+。所以我們自己也不知道。

Ray Ban Wayfarers(太陽眼鏡)現在最好的顏色是什麼?而六個月後最好的顏色是什麼?
Y:我們估計200元的隱形太陽鏡將是下一件大事。哦,天啊,跟我說這是真的,因為我們剛投資了1.1萬元在一間新公司,在俄勒岡州波特蘭市生產這些眼鏡。記得那個總是在對面街咖啡館向我們買東西的孩子嗎?對了,這就是他的新生意。我們非常高興能夠與他合作。

您最想為他拍攝照片的一個人(在生或已故的)。
Jona:絕對是巴赫(J.S. Bach)
Claire:嬰兒時期的我自己。和 Arthur C. Clarke (願他安息),那麼我就可以跟他在 Sri Lanka 的院子閒聊科幻小說。

你認為傳統攝影的未來怎樣?你認為什麼使它與數碼攝影不同?
Y:我們看到的將來是,是一群帶著隱形太陽鏡和穿著 biofeedback “智能” 褲子的年輕人,
他們將會對 holo-cube 科技完全沒興趣,回歸到傳統相機。或許我們愛發白日夢吧。
我們熱愛科技,但我們看不到數碼相機可以做到傳統相機做得到美好的影像

你對未來LC-A+玩家的建議。
Y:如果你住在美國,我們希望您投票支持奧巴馬。


YACHT – Summer Song from Jona Bechtolt on Vimeo.


YACHT 的 Myspace

written by ouroborosx on 2009-09-24 #people #band #music #yacht #portland #lca #lca #lc-a #lomoamigo
translated by tattso

One Comment

  1. tsuijustin
    tsuijustin ·

    This is so awesome!

More Interesting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