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en Rogers 的陰森之旅

你好!歡迎再次加入這個陰森系列。工人罷工的歷史絕對不是從這時候開始的。依我看來,其實應該要追敘到更早的從前,大概在古埃及時代就已經有了。所以這並不是什麼新鮮的事情。這個故事說的,除了罷工以外,還有工人們的心酸史。

1888 年的 6 月,Annie Besant,一位年輕的新聞工作者(也是 Bryant and May 火柴罷工運動的發起人),寫了一篇關於 “倫敦白色奴隸” 的文章,刊登到了 ‘The Link’ 報章上。所有在倫敦 Bryant and May 工廠工作的女工以及童工,都是使用白磷手制火柴的。根據 Besant 在 1888 年編寫的這篇文章看來,工人們都是從早上 6:30AM,一直工作至晚上的8點鐘,而且都是站著的。每日工資只有僅僅的 0.50 英鎊(現今兌換率)。更令人心酸的是,工廠方面還訂制了一系列的懲罰和罰款制度,用以對付任何一點點的小失誤。在這篇文章的尾端,Besant 寫到:

“雖然不能阻止他們的行為,可是至少讓我們觸碰自己的良心,抵制他們的口袋,讓我們避免成為罪惡的一部分,讓我們抵制購買他們的商品。”

她嘗試遊說大眾抵制購買火柴的這項舉動,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工人們的健康都被工作環境給嚴重地影響了。白磷的副作用有皮膚變黃,頭髮掉落,口腔癌(骨癌的一種,兩頰會變青色,然後黑色,發出惡臭味,最後致死),腫瘤,還有各種各樣被火柴造成的燒傷。

Besant 把她的那篇文章刊登在 ‘The Link’。 ‘Bryant and May’ 的反應是強迫工人們簽署一份檔,強證工人們是在良好及開心的環境下工作的。當有一群女工拒絕簽署這份檔時,她們被強行辭退了。這項舉動,令在 Bryant & May 工作的 1,400 名女工立即罷工。

Pall Mall Gazette 的編輯 William Stead, Labour Elector 的 Henry Hyde Champion,以及 Salvation Army 的Catharine Booth,都加入了 Besant 的這項運動,全力支持良好的工廠工作環境。除此之外,還有 Sydney Oliver, Stewart Headlam, Hubert Bland,Graham Wallas 以及 George Bernard Shaw。但是,其他的報章,比如 The Times,都指責 Besant 的這項運動。

Annie Besant, William Stead 和 Henry Hyde Champion 利用報章來號召對於
Bryant & May 火柴公司的示威。在該公司上班的女性也決定設立一個火柴女工聯盟,Besant 是該聯盟的領者。三個星期之後,該公司宣佈他們將會重新啟用被辭退的女工,還有結束罰款系統。 女工們接受了這些條件,凱旋而歸。 Bryant & May 的這項運動時首個未經組織工人發起的罷工運動,也成功引起了全國上下的關注。它也推動了國家裡很多不同性質聯盟的組成。*

這裡的照片是那些遭雇主迫害的女工。當尋找資料時,我找不到其他受傷女性的照片,除了一張一小部分的示威者。我希望可以營造出一種當年1888 年時的醫院裡的氣氛。

written by ellenrogers on 2012-03-27 #lifestyle #ellen-rogers #sepulchral-series #regular-contributors
translated by bigbird

More Interesting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