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en Rogers 的墓地之旅: 1888

你好!歡迎再次加入這個陰森系列。去年,我在這裡寫了一篇文章“葉子的房間”,一個一直引起我的關注,也困擾著我的實驗,它讓我想要填補更多的 空間。這個“空間”的召喚,讓我閱讀了“倫敦火柴罷工事件”。如果你想要瞭解更多有關以下的照片在說些什麼的話,請繼續閱讀…

工人罷工的歷史絕對不是從這時候開始的。依我看來,其實應該要追敘到更早的從前,大概在古埃及時代就已經有了。所以這並不是什麼新鮮的事情。這個故事說的,除了罷工以外,還有工人們的心酸史。

1888 年的 6 月,Annie Besant,一位年輕的新聞工作者(也是Bryant and May火柴罷工運動的發起人),寫了一篇關於“倫敦白色奴隸”的文章,刊登到了 ‘The Link’報章上。所有在倫敦Bryant and May工廠工作的女工以及童工,都是使用白磷手制火柴的。根據Besant 在 1888 年編寫的這篇文章看來,工人們都是從早上 6:30AM,一直工作至晚上的8點鐘,而且都是站著的。每日工資只有僅僅的 0.50 英鎊(現今兌換率)。更令人心酸的是,工廠方面還訂制了一系列的懲罰和罰款制度,用以對付任何一點點的小失誤。在這篇文章的尾端,Besant 寫到:

“雖然不能阻止他們的行為,可是至少讓我們觸碰自己的良心,抵制他們的口袋,讓我們避免成為罪惡的一部分,讓我們抵制購買他們的商品。”
她嘗試遊說大眾抵制購買火柴的這項舉動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工人們的健康都被工作環境給嚴重地影響了。白磷的副作用有皮膚變黃,頭髮掉落,口腔癌(骨癌的一種,兩頰會變青色,然後黑色,發出惡臭味,最後致死),腫瘤,還有各種各樣被火柴造成的燒傷。

Besant 把她的那篇文章刊登在 ‘The Link’。 ‘Bryant and May’的反應是強迫工人們簽署一份檔,強證工人們是在良好及開心的環境下工作的。當有一群女工拒絕簽署這份檔時,她們被強行辭退了。這項舉動,令在 Bryant & May 工作的 1,400 名女工立即罷工。Pall Mall Gazette的編輯William Stead, Labour Elector 的Henry Hyde Champion,以及 Salvation Army的Catharine Booth,都加入了 Besant 的這項運動,全力支持良好的工廠工作環境。除此之外,還有 Sydney Oliver, Stewart Headlam, Hubert Bland,Graham Wallas 以及 George Bernard Shaw。但是,其他的報章,比如 The Times,都指責Besant 的這項運動。

Annie Besant, William Stead 和 Henry Hyde Champion 利用報章來號召對於
Bryant & May 火柴公司 的示威。在該公司上班的女性也決定設立一個火柴女工聯盟,Besant 是該聯盟的領者。三個星期之後,該公司宣佈他們將會重新啟用被辭退的女工,還有結束罰款系統。 女工們接受了這些條件,凱旋而歸。 Bryant & May 的這項運動時首個未經組織工人發起的罷工運動,也成功引起了全國上下的關注。它也推動了國家裡很多不同性質聯盟的組成。*

這裡的照片是那些遭雇主迫害的女工。當尋找資料時,我找不到其他受傷女性的照片,除了一張一小部分的示威者。我希望可以營造出一種當年1888年時的醫院裡的氣氛。

written by ellenrogers on 2012-03-25 #lifestyle #ellen-rogers #sepulchral-series #regular-contributors
translated by bigbird

Bringing an iconic aesthetic to square format instant photography, the Diana Instant Square fills frames with strong, saturated colors and rich, moody vignetting. Built to let your inspiration run wild, our latest innovation features a Multiple Exposure Mode, a Bulb Mode for long exposures, a hot shoe adapter and so much more! It’s even compatible with all of the lenses created for the Diana F+ so that you can shake up your perspective anytime, anywhere. No two shots will ever be the same. Back us on Kickstarter now!

More Interesting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