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下镜头里的一首诗 - 余静萍

女性摄影师镜头下的细腻,出现诗一般的意境,看着照片彷佛读着一首生活美学的诗。

姓名: 余静萍
城市:台北
国家:台湾

Q1:妳成为 Lomographer 多久了?又是如何开始接触 Lomography 的呢?
Ans:
从 Lomography 刚开始,还没有出版任何书、成立任何专门店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玩了,第一台 Lomography 相机是 塑料四格机 ,一开始被 Lomography 的小人 logo 给吸引在日本买的,至少已经超过十年以上。

Q2:和我们分享妳最常用的 Lomography 相机吧!什么样的时机妳会用它来拍照?还有,为什么妳会选择它呢?
Ans:
最常用的是 120 度的 Horizon ,其实只要出新款的相机都会想买来试试,车上也一定会摆一台!想赶拍一些东西、不能失去一个画面的时候会特别想用 Lomography 相机拍照,因为它提供了想象不到的感觉,以及一种不安全的东西。

其实拍照是很理性的,光圈、焦距都要计算, Lomography 相机却告诉你,打破相机的规则吧!光斑、甚至很多情感不是被计算出来的,光有精神、没有灵魂也没有用, Lomography 相机就是叫你不要想,但同时又要你想。简单来说,在拍照时比较随兴、不需有太大的压力 ”Don’t think t ,just shoot” 是下得很好的一句批注,也让我想起摄影师李屏宾引述侯孝贤说的话: 拍照要有感觉
Lomography 相机代表一种新时代来临,拍照时要有自已的看法最重要。

Credits: honey_pupu_photographer

Q3:不仅在国内,甚至是在全球各地,女性专业摄影师都是屈指可数,所以妳也堪称为摄影圈的台湾之光!可以和我们聊聊在这个圈子里,让妳欣赏或崇拜的其他女性摄影师吗?为什么?
Ans:
Sarah moon 是一个很有情感的摄影师,提供很多想象力,她的照片看起来很忧郁,但不是那种画面上有人在流泪的那种,不是看到什么拍什么,却总是传达出一种忧郁的氛围,所以她真的很厉害!通常感人的画面有一种道德观,像是有一个摄影师拍了兀鹰吃婴儿的画面,这个作品被世人给予高度评价,但后来他自杀了。他陷入自责当中,觉得自已如果当初干涉这场杀戮婴儿就不会死,然而 Sarah moon 就有一种能力,她打破了显影这种事情的使命感,让相片的道德观没那么重,从一只鸟的眼神里也看得到悲伤的情绪。

Q4:在摄影这条路上,影响妳最深的人是谁?他(她)又带给妳什么样的激励或启发呢?
Ans:
就是 Sarah moon,当然还有很多人,像是 Helmut NewtonRichard Avedon ,这些年陆续有很多导演、摄影师往生,如果 Sarah moon 也过世了,那就像世界末日了。

Q5:和我们谈谈从妳掌镜拍摄第一部电影至今最艰困的一段经历,还有妳最后是如何克服的呢?
Ans:
《明明》。当初拍摄时,导演希望武术融入舞蹈,这让我觉得很兴奋,这是很大胆的尝试,然而站在武术指导的立场,会希望拍出来的画面拳拳到肉,这必须与武术指导不停的协调。自已身为摄影师,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已需要什么画面,与团队沟通变成很重要的一环,我想就是不断地与合作的伙伴取得一个平衡点吧。我在《 消失打看 》中以手持摄影掌镜,拍出许多迷离、不确定的画面,这样的东西出来的成果也是让人期待的。

Credits: honey_pupu_photographer

Q6:当妳拍电影时和拿 Lomography 相机拍照时,都需要用到底片;而这些元素也都算是 Analogue 的一部份。对于 Lomography 的精神口号 — “The Future is Analogue !”,妳有什么看法?
Ans:
底片让拍照这件事本身变得有意义,像是用底片拍照你会一直去期待冲洗出来的成果,这不是数字时代的作品论,反而是一种心境上面的转换,人属于感性的动物,还是会迷恋好好拍一张照片然后等待的感觉,或者说很多事情过程比结果来得重要,数字是立即享受到快乐,模拟是有更多时间去思考。底片与数字会并存,我自已经历过这两个时代,因此更觉得不会因为数字普及底片就变得稀少,其实底片一直以来也没退流行过。

Q7:分享妳最难忘、最意外,还有最惨痛的拍照经验吧!
Ans:
曾经有一卷消失的底片让我很心痛。电影拍摄期间,我也会担任剧照师的工作,利用时间捕捉演员的画面,其中有一组照片我尝试了以前没拍过的方式,花很多时间心力去拍的,有一天当我要把底片拿去冲洗时,这卷底片消失了,怎么找都找不到,没有原因跟理由,也不知何时弄丢的,真是一种遗憾。无法跟别人说,没有人能明白,也无法分享,没人看得到,这些美好记忆只在心底,很像不曾存在,但确实存在过,心里像缺了一块,还因为太舍不得搞得睡不着、吃不下,最后还去看了医生。

Q8:用三部电影来表达妳对 Lomogrpahy 的感受吧!还有为什么妳会选择它们呢?
Ans:
用三个导演来形容对 Lomography 的感受好吗?! 会想到 王家卫 ,因为他也一直在实验,像是 Lomography 不是很准确的存在一个体制下,与其说是一部电影或说是一张照片,不如说是一种”型式”。另外还有 陈宏一高达 ,他们都让我觉得作品可以跳脱一种既定的框架,打破逻辑的规则,但又建立一种新的秩序,如同 LOMO 的照片,只要有感觉,即使犯错也是一张好照片。

Credits: honey_pupu_photographer

Q9:如果可以穿越时空(无论是否仍在世),妳最为想哪些名人拍摄?为什么?
Ans:
张国荣碧娜鲍许 ,有时候我眼睛闭起来时,会想象到碧娜鲍许站在烂泥巴里,一直乱踩乱跳,看着自已笑一下,我拍下那个瞬间,那就是最美的画面。拍照时最快乐的事是-我跟这样的人呼吸同样的空气,感觉到那个人跟自已心跳的节奏是一样的,拍到有默契、水乳交融的时刻还会让我很想冲过去抱着被拍的人,那个时刻他的笑是对你、眼神是对你,快门是心的节奏。

Q10:和我们聊聊妳最近的生活和接下来的计划吧!
Ans:
电影像长篇小说,让我很迷恋,最近在做关于衣服跟影像的 project ,还有当代艺术馆那边也有多媒体视觉的案子。

Q11:对于新手Lomographers,妳想对他们说些什么?
Ans:
LOMO 精神,不要想太多,就是拍,不要怕犯错,只有在犯错的过程中才会找到空间。还有,不要刻意去比较数字还是模拟,电影某个部份用 film 、某个部份用 digital ,看什么时候用哪种器材辅助能出现最好的效果,如果硬要去比较那就落伍了,每样东西都有帮助,看你怎么把他当成武器。回到 Lomography 相机,他不提供僵硬的答案,很多时候没有答案反而更好,过程反而更重要,像是《 消失打看 》,看了电影会产生疑惑,但这种疑惑就像是一个过程,答案大家可以自已去解释。

更多关于 余静萍 - Fisher 的作品

written by shanti929 on 2012-01-26 #people #lomo #lomography #lomoamigo # #honeypupu
translated by bigbird

Thanks, Danke, Gracias

Thanks

We couldn’t have done it without you — thanks to the 2000+ Kickstarter backers who helped support this analogue dream machine the Diana Instant Square is now a reality. Watch out world, this Mighty Memory Maker is coming your way! Did you miss out on the Kickstarter Campaign? Fear not, pre-sale is now on and we have a Diana Instant Square waiting just for you! Pre-order now to pick up your own delightful Diana Instant Square and free Light Painter just in time to snap away those Christmas Carols.

More Interesting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