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mos in the Arctic (The Last Cruise) - 在北極拍 Lomo

我跟隨一艘由加拿大的 Amundsen 破冰船改做成的海洋考察船上工作,途中認識了很多改變了我一生的人,見了一些很難用筆墨描寫的事情。這是我一生中做過最瘋狂的事情之一!

When Holga went in the ArcticWide Arctic Horizons 之後,終於寫到我的北極之旅的最後一篇 Lomocation 了。每當我想起這一次北極考察旅程,我都會感到很激動。我跟隨一艘由加拿大的 Amundsen 破冰船改做成的海洋考察船上工作,途中認識了很多改變了我一生的人,見了一些很難用筆墨描寫的事情。這是我一生中做過最瘋狂的事情之一!我永遠不會忘記旅程中影像、時刻和聲音。

在 Baffin 海灣航行的時候,最常見的是浮在海洋上的巨大冰塊。這些冰塊跟一般由海水結成的浮冰很不同。它們都是由陸地上斷裂出來的冰塊,所以體積比一般的浮冰龐大得多。你能看到的可能只有浮出水面的十分之一,但其實它們的體積能可以跟大廈一樣高大。由於它們是由淡水凝結而成的,比一般海水結成的冰塊潔淨得多,跟暗綠色的海水浮冰不一樣,這些巨大浮冰散發出漂亮的淡藍色調。還有要提及的是這些浮冰的形狀,有時是尖銳的,有時會很圓滑,就像一支浮在海中的棒棒冰一樣。這兩個不同的型狀是經過長年累月演變而成的。一開始的時候,這些剛從陸地斷裂出來的冰塊是會很不規則和尖銳的,但隨著歲月的流逝,浸在海水下的冰塊底部會慢慢被海水打磨和融化,當冰塊底部的體積細於浮在水面上的部分時,冰塊便會反轉過來,露出底部的圓滑表面。雖然它們都十分美麗,但其實是很危險的。船上的水手說如果船開得太近的話,浮冰反轉的同時是會對船造成極大的破壞。

返回 Labrador 峽灣時我真的很高興,因為我便是在2006拍下這張照片的。這是我到過最美麗的地方。高山都把強風擋住,海水都如鏡子般平滑。在這寧靜的環境中唯一的動態都是來自我們的船。

真希望我能再經歷多一些如此永世難忘的旅程!

有關我的照片:正片都是用 Jobob 在我的廚房沖洗,黑白照則由 Québec 的沖洗店處理。分別有兩個相集,一個由 Canon F1N 拍攝,另一個是 Horizon Perfekt。

written by stouf on 2009-10-22 in #world #locations
translated by edwinchau

More Interesting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