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 an account? Login | New to Lomography? Register | Lab | Current Site:

突如其來的巴黎遊

浪漫死了,巴黎真是傳說中的浪漫阿!

夢幻般的熱血行程 - 鹿野高台熱氣球嘉年華

這是今年夏天,台東最讓人心喜若狂的一個活動!不到 24 小時的台東之旅,火車坐到屁股要炸開,只為了見它一面!臨時起意的邀約,沒有退路的決定去看熱氣球。

「家當」系列攝影作品 - 黄勤軍

攝影師黄勤軍在過去十年裡,周遊中國全國各省,向許多人提出拍攝他們家庭照的要求,除了拍攝所有的家庭成員,他們的所有家當也都入鏡了!

跟顏色玩遊戲!

對我來說 Lomography 是什麼?是活得開心,是繽紛生活。我不能夠想像如果我們生活在一個沒有明亮色彩的世界會如何!我相信我的相機,我會用它來記錄,以及享受每一個時刻。因為這樣,所以我總是隨身攜帶最少一部相機,因為你永遠不知道有甚麼在發生。放鬆一下,與你周圍的顏色玩遊戲。現在,就和我一起與顏色玩遊戲吧!

當創意 Camera 遇上潮流 Fixie!

當 Lomography 的創意遇上潮流 Fixie,會碰撞出什麼新鮮畫面呢?快看我們「Lomography X FGGT」騎車不忘按快門!

來自 70 年代的照片:我的 Analogue 、我的美麗母親

我的母親很漂亮,但她在 Analogue 照片中更見標緻。

最具影響力的照片之 – 移民母親, Dorothea Lange 攝於 1936 年 (Influential Photographs: Migrant Mother, 1936 by Dorothea Lange)

這張由 Dorothea Lange 所拍攝,名為「移民母親」 (Migrant Mother) 的照片沖擊了人們那份心靈深處的情感。她滄桑臉上的皺紋凸顯了心中對生活的惆悵與渴望。絕望的眼神卻又閃爍著那一絲希望。孩子們便是她的精神支柱。她,是一名與大蕭條戰鬥的堅強女性。

Diana Mini 初體驗

今年二月生日的我得到一台 Diana Mini White ,拍完第一捲後就決定好好的來寫一篇初體驗評論啦!裡頭的照片是在英國的諾丁漢(Nottingham)拍攝,拍完當天我也趕緊拿去沖洗出來,來看看我對於這個迷你小怪物的看法。

最具影響力的照片- 摩天大樓上的午餐, Charles Ebbets 攝於 1932 年

當你觀賞到這張照片的時候可能會讓你覺得這是一場惡作劇,可能讓你心中泛起漩渦,也可能讓你對著這幅照片驚嘆「哇!」

Lubitel 166+ - 讓我開始低頭拍照

低調的低著頭,偷偷摸摸仔細拍攝的一台相機。

日本香川縣 小豆島

如果說去日本,很多人都會問,去東京?去大阪?去北海道?不過這次去了一個較少外地遊客的小豆島。

西班牙 豐希羅拉 (Fuengirola, Spain)

在一個陽光明媚的早上,一個令人放鬆城市。

Competition:針一般的孔,夢一般的圖 賽果公佈

四月二十四日的世界針孔日即將到來,熱愛針孔攝影的你,對於拍照時的等待,有種無可救藥的喜愛。來看看這次的『針孔』攝影徵選,得主有誰吧!

a traffic jam
pinhole
Vanishing XPRO point

Sensia III 100 - 屬於夏天的底片

富士的 Sensia 系列,用過偏紅的 Sensia 100 ,偏綠黃的 Sensia 200 ,以為 Sensia 系列就是這樣,但某次從朋友手中得到一卷 Sensia III ,要說它像 T64 或者 RVP 100F 這種浪漫紫紅的色調,感覺又不是完全一樣,但不可否認的是在夏天使用這捲底片,實在是再適合不過了!濃烈的色調,對比度高,顏色出奇的獨特,真的是耐看又充滿驚喜的一卷底片。

FujiChrome Velvia100 - 紅色的魔力

前幾天心血來潮跑去馬來西亞著名旅游勝地兼唯一一家合法賭場,雲頂高原去晃晃,吹吹風,避避暑。帶了 Canon EOS 300 加 50mm f1.8 及 套頭 28mm - 90mm f4- 5.6 ,裝了前一段時間托人家買的 FujiChrome Velvia 100 去亂拍。

蹲下來拍照吧!

Lomography 的黃金十誡裡有一條:把相機放在屁股的位置拍照。而我覺得,不應該只有這十條,為何不把相機再放低一點呢?

一個充滿溫暖也容易讓人忘記時間的好去處 - 「佔空間」

不管您是攝影人、藝術家、設計人、音樂人,還是...... 瞎晃的人,都很適合來這個地方交朋友、殺時間!

每一台 Lomography 相機都要帶出門

幸好,塑膠製造的 Lomography 相機不會很重,全部帶出門,不會形成負擔。

看 Lomography 如何解放我的人生

老實說,一直以來我都是那種斤斤計較的人,而且是那種有點強迫症的那一種。老是要求一切準備就緒,強迫自己對手上的錢財去向了如指掌。不管是花費還是儲蓄,我都會確保我不會浪費一分一毫在不需要的地方。直到 2010 年 2 月的某一天,我遇見了 Lomography 。